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淫乐亲情

时间:2018-02-09
李雪,今年四十二岁,可是一点也不显得老,反倒是丰满的身材凸凹有緻,加上漂亮的脸蛋,一笑一颦比少女更加妩媚动人。
李雪现在的烦恼来自她女儿,二十岁的陈兰兰。陈兰兰遗传了李雪的漂亮基因,从小就是人见人爱,慢慢长大成人后,漂亮可爱的脸蛋配上一米七高挑的身材,随时好像绷破T恤而出的一对丰乳,小蛮腰,又圆又翘的臀部,更是让每个看见她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李雪的烦恼也来自陈兰兰的男朋友王彬,这个王彬人如其名,长得文质彬彬的,又高又帅,而且家庭条件也不错。他家住得就和李雪家没多远,也算是老街坊了,大家彼此都很了解,所以双方父母对这陈兰兰和王彬的交往就认可了,就算定了亲,都已经互称亲家了。
陈兰兰和王彬现在就是半同居状态,就差没结婚而已,所以李雪在家就常常听到陈兰兰和王彬在卧室里做爱的声音,而且每次陈兰兰都会叫床叫得很大声: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,人家被你操死了……你的鸡巴好大啊……」每次听得李雪都是面红耳赤。
李雪也曾经和女儿说过:「做那事的时候,怎么那么大声,小点声不行呀?也不害羞。」
陈兰兰:「嘻嘻,谁没做过呀?妈,你没做过,怎么有我呢?不是我大声,是真的好爽,受了不了才叫的嘛!王彬真是太厉害了,有时一天就做三、四次,每次没有一个小时都不行,真的是受不了。」
无语的李雪,只要王彬和陈兰兰回到这里,只好继续听着女儿被操得爽到哇哇叫,让正是性慾高涨的年龄的李雪心潮澎湃不已。老公却每次草草完事,有时还得自己主动求欢,想想女儿的话,更加感到寂寞无奈。
这天又是一个週末,陈兰兰领王彬过来吃的饭,吃完饭,李雪的老公出门和街坊打牌去了。陈兰兰和王彬又进了卧室,刚收拾好东西的李雪在厨房里就又听到女儿的叫床声,虽然陈兰兰的卧室关着门,但是那声声的「大鸡巴……要被操死了……啊啊……」、「就是要操死你!老公厉害吧?」还是清清楚楚地传到李雪的耳朵中。
『看这王彬长得文质彬彬,怎么真的这么厉害?』李雪的小穴控制不住的一热,觉得一股淫水从子宫分泌出来。李雪修长的双腿夹了一夹,差一点没站稳,一张俏脸唰的红了,慌忙洗了手跑回自己的卧室。
躺在床上,李雪拿纸巾去擦拭刚刚流出的慾液,耳边好像还隐约听到女儿和王彬做爱的声音,也不知道是真的听到,还是自己在想。慢慢地拿纸巾的擦拭竟然变成了抚慰,小穴里越来越湿,愈发痒起来。来了性緻的李雪此时索性把内裤脱了下来,躺在床上开张雪白的大腿,把手指也伸到小穴里抠弄起来。由于老公的不作为,这些动作李雪是练得越来越熟练,手指越动越快,呼吸也急促的喘息起来……
「匡!」门一下子打开了,正沉浸自慰的快感中的李雪被吓了一跳,睁开眼睛。「妈,你……你怎么在自慰啊?」刚才性慾高涨的李雪慌里慌张的回到卧室而没有把房门反锁,开门进的是女儿陈兰兰。
羞红脸的李雪急忙拉了被子盖住自己:「你……你怎么进来?干什么……」
「嘻嘻,妈妈也想要了啊?人家说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真不错呢!」陈兰兰扑在床上。
「去,说什么呢!傻丫头……你干什么?」
「唉,我进来是告诉你点事。」
「什么事?」
「那个,那个……王彬做爱太厉害了,上午我在他们家时已经做了一次了,没想刚才他又做了一个小时,现在还没完事呢!真受不了。嘻嘻,却没想到妈妈你在手淫呢!爸爸没餵饱你吗?要不要王彬来……」
「去!死丫头,说什么呢?」
「妈,王彬真的好强,每次都能让我高潮,有时能来几次高潮。」
「去,我是他丈母娘,我是你妈,你怎么对你妈开这种玩笑?」
「不是开玩笑哟,王彬有时也想和您做爱呢!」
「啊?」
「嘻嘻,是我们在做爱时说的哟!他说你好漂亮,又性感,操起来一定很舒服。王彬!老公……王彬……老公!快过来!」
李雪还没来得及说话,只穿了一个长短裤的王彬就已经跑进了卧室:「什么事?小兰。」
「嘻嘻,好事。我妈自己在自慰,想让你帮帮她……」说着就去掀李雪的被子。李雪的内裤刚才自慰时已经脱下来,此时裙子下面光光如也,又羞又急的李雪怎么能让女儿把被子拉走呢?死死的抓着。
「兰兰、小彬,不可以,不可以……那以后让妈妈怎么见人啊?」
「嘻嘻,我们做爱又不在外人面前做,见什么人啊?老公,快帮忙啊!」
早对这个又骄又媚、漂亮丰满的岳母有所幻想的王彬,怎么会放过这大好机会,立即脱下短裤,那根让陈兰兰讚歎不已的大鸡巴正硬硬的挺直着呢!他一动手,李雪就抵挡不住两个人了,被子被拉到了地上,王彬扑到床上,分开她的双腿就把她压在了身下,坚硬的鸡巴就开始寻找李雪的小穴準备攻击佔领。
当李雪细嫩的小穴感觉到王彬又热又硬的鸡巴已经来到洞口,已经无法不被它插入了,刚才手淫时流出的淫水现在就是它进入的润滑剂。李雪感觉自己的小穴被王彬的鸡巴撑开,然后王彬身子一挺,已然全根没入了。
「啊……不能这样……我是你们的妈妈呀……」
「嘻嘻,妈妈,已经插进去了,您就好好享受吧!正好刚才我被操得已经不行了。」陈兰兰在她妈妈身旁笑道。
王彬把热大的鸡巴插进了自己身下的美妇的小穴里,死死地往里插到尽头:「妈,你的小穴好紧,插进去好舒服。」
想挣扎也挣不脱,现在已经被操进去了,再求也济于事了,李雪只好好紧紧地闭上双眼。被男人压在身下,小穴被鸡巴插入,此时好舒服、好充实的感觉竟然开始在脑子里一闪而过,李雪开始恼自己怎么能这样想,被自己的女婿操了,怎么会想舒服的感觉?不能这么想啊!可是,当这个念头出现后,却怎么也压抑不住了,因为真实的快感正从被佔领的小穴处不断涌向大脑。
王彬这时也开始抽插起来,确实如陈兰兰所说的,王彬的性能力很强,放弃反抗的李雪被他压在身下已经操了二十分钟了,他还没停歇的迹像,李雪却被操到舒服得受不了,心里已经在浪叫了,但是嘴里却不敢,只好拼命地咬着嘴唇。
「妈妈,是不是被干得好爽啊?嘻嘻,你女婿很能干的哟!」陈兰兰一边还在不断地挑逗着她。终于李雪的快感再也压抑不住了,大声的「啊」了一声,双腿主动地缠住了王彬,小穴里一阵阵收缩。
「兰兰,妈妈高潮了!妈妈的小穴好美,像小嘴一样在吸我的鸡巴。」
「妈妈,被干到高潮了,爽不爽呀?嘻嘻!」
此时正在高潮中的李雪再也压抑不住,浪语也喊了出来:「啊……爽死了!被操死了……」
王彬和陈兰兰看着娇羞李雪都忍不住讚歎:「妈妈,你好美!」、「嗯嗯,我要是男人也会忍不住操您哟!」
此时的王彬还没射精,李雪主动把双腿打开迎接他的操弄,嘴里也开始哼哼起来,只是不敢再次大声。但是,随着王彬的鸡巴在她小穴里的冲刺,再一次把她送到高潮的云端时,她终于无法控制地再次叫喊起来:「啊……好爽啊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」
王彬这时已经在李雪的小穴里操了快四十分钟了,这下再被李雪高潮中的小穴一吸,滚烫的精液忍不住也喷涌而出。李雪用双腿紧紧地缠着王彬,让他的鸡巴顶在自己的小穴深处跳动着射出精液,享受着高潮的快感。
高潮后的平静好像过了好久好久,三个人都没说话,然后王彬开始动手去脱李雪的上衣,李雪软软的身子半推半就地就被脱得一丝不挂了。她知道王彬还要再一次来操弄自己的小穴,不仅也佩服他起来,所以当他让她用手帮他弄硬的时候,她马上顺从地握住那根刚刚干过自己的鸡巴套弄起来。
王彬这时一边玩弄着李雪一丝不挂的肉体,一边讚歎:「好美!」鸡巴又硬了起来,然后插入这个已经被征服的美妇的小穴中,狂风暴雨般的操了起来。
「噫呀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李雪被操得不断发出娇呼喘息。
十多分钟后,李雪又被操到高潮了: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要被操死了……太爽了……小彬,你太厉害了……啊……兰兰……你来吧……」
旁观的陈兰兰,其实早已经受不了:「老公,来操我吧!人家好想要……」于是王彬把鸡巴从李雪的小穴中抽出来,来到张开双腿等着大鸡巴的陈兰兰小穴前,抱住她的屁股,一下子就插到了底,插得陈兰兰浪叫不已:「呀……好狠心啊……想操烂人家的小穴啊……啊……好大……」
「呵呵,你不就是喜欢人家这样操你嘛!就是要操死你!小骚货……」
在陈兰兰的淫声浪语中,王彬把她送到高潮后也在她的小穴中射出了精液。有一就有二,以后差不多就成了母女共侍一夫。